社會
蔣苡芯       2020-04-01    第560期

沉寂2個月后,三里屯正在蘇醒

2020年年初,突如其來的疫情像一張巨網,將人們困于醫院或家中,剎那間,三里屯也像傾覆般被全數掏空。

0 0

無論何時,三里屯都是北京最熱鬧的城市地標之一。

2019年圣誕節,凌晨2點的工人體育場北路兩側,每隔10米就站有一群結束慶祝的年輕人。打車軟件里,2500余個賬號在同時等待,但可用空車數量僅35輛。

一個準備回家的男孩,15公里的路被黑車司機喊價300元,大約是平時價格的4倍。他決定放棄睡眠,在冬天的街道上晃到凌晨5點。

每天,僅三里屯太古里南北兩區就會迎來平均10萬的客流。南區入口的太古里優衣庫門店,一些“老法師”喜歡扎根在此街拍,打扮時尚的女孩們相繼路過,一臺單反相機1分鐘最快可被按下70—100次快門。

白天,處于南區中心位置的蘋果旗艦店人流密集,新品上市時,一名工作人員每天會接受近200位顧客的咨詢。

北區商鋪的定位偏向于一線國際品牌和設計師品牌,代購、網紅、新貴在此頻繁流動,有時也會迎來幾位全副武裝的明星。

太古里東側是酒吧一條街,十余家酒吧坐落于此。入夜后,店外總有小哥在招攬路過的行人進店喝上一杯,下酒菜是玻璃櫥窗內、閃動紫色燈光下正在舞動的鋼管舞女郎。

人流川息,三里屯似乎永遠不知厭倦。

直到2020年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像一張巨網,將人們困于醫院或家中,剎那間,三里屯停擺了——人沒了,車停了,店關了。

兩個月來,這個北京乃至全國聞名的商圈,成為詮釋中國城市在疫情期間的一個縮影。

有人在反思過去,有人在計劃未來,有人受到了難以估計的重創;有人在等待,也有人在嘗試完成一系列自救與他救。2.jpg2020年3月18日,北京,三里屯太古里中心廣場平日里總是人潮聚集,供人休息的石凳坐得滿滿當當,疫情爆發后僅有一兩個人在此停留。圖/張博原

01 清空的屯

讓蘭心關閉自己在太古里奶茶店的最后一股力,是1月23日武漢封城的10小時后,7部原定在春節檔上映的電影全部撤檔。

這家奶茶店位于一家電影院出口處,由米未創始人、CEO馬東初投,蘭心擔任老板。自2018年年底營業至今,它一直是三里屯的網紅店之一,從未為客流量而發愁。去年春節期間,每天至少有600杯奶茶從這里賣出,情人節當日可賣1000杯,日銷售額最高達3萬元。

然而今年情人節,這兩個數字降為了50杯、1000元。

2月初,蘭心做了一份報表發給馬東,報表在開頭寫道:“按照‘非典’期間餐飲行業的經驗,疫情影響起碼持續3個月以上……門店業績將下降80%—90%,唯一突破口是外賣。但三里屯以逛街、旅游人群為主……外賣增長很難達到以前的門店業績水平?!?/p>

她做了最壞打算?!叭翡N售額持續惡化,則進入最低限度生存期,后臺零工資、零費用,店長社保停繳、薪資減半……”

這是經過深思熟慮做的決定。大年初一起,蘭心和丈夫每天都會開車去三里屯查看人流情況。連續兩周,太古里地下停車庫里幾乎只停了他們這輛車。

每天中午,他們都會到三樓一家仍在營業的餐廳里坐上幾小時,期間再無其他客人進門。太陽落山后,酒吧街一片蕭條,唯一亮著的一盞燈來自一家煙酒店。

3.jpg

正在調制飲品的店家。圖/張博原

1月底,太古里南北區二十余個入口開始用圍欄圍住,僅保留了為數不多的入口開放,并安排保安為進出人員登記信息、測量體溫。

2月6日,北京大雪,街道無人清掃,三里屯太古里中心廣場地面上的雪堆積了大約5厘米厚。

蘭心從樓上往下看,廣場上正擺放著原計劃3月全球上映電影《花木蘭》的主題展覽,亭子、梅花、燈籠、屏風、鎧甲都蓋上了一層白色,“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的場景就在眼前,但除了蘭心和丈夫,無人駐足欣賞。

在1月17日—2月29日的展出時段內,《花木蘭》主題展覽也經歷了一場“大起大落”。

1月18日,還有不少粉絲在微博發定位,來這里打卡抽獎,自拍照中的背景依然人潮涌動,沒有一個人戴口罩。到了2月21日,微博網友的措辭已經變為調侃:“是不是瘋了?這個時期花這么多錢在三里屯給電影造勢,空無一人?!?/p>

疫情對實體經濟帶來的沖擊,迅速在三里屯蔓延。連接太古里南北區的是三里屯曾經最有名的臟街,“壹樓貳樓”已在此處開了十幾年。

壹樓貳樓主要做西餐,備受外國人鐘愛。路過門口,大多數時候都能看到各樣膚色的老外點上一份小食、一杯啤酒,坐在店外閑聊或觀看棒球比賽。

這些景象也在過去兩個月間悉數消失。壹樓貳樓在疫情期間仍然營業,但開門10個小時還無一人登門的情況自疫情暴發起持續了半個月。

3月中旬的一天,從中午12點開門到下午4點半,僅一位扎著臟辮的黑人進店,選了店里最角落的一處坐下,待了4個小時。

開門營業比關門的損失要大得多,最直接的就是員工工資和水電費。店內客人不多,員工采用輪休制上班,但1月、2月工資開的都是全額,3月才按北京市最低工資標準發放。

老板王磊說,堅持營業是因為壹樓貳樓開業至今從未關過一天門,但他也有些焦慮——如果生意按現有態勢繼續下去,估計也就只能再撐3個月。

4.jpg

蕭條的壹樓貳樓。圖/張博原

春節期間,三里屯的Pageone書店也是為數不多未停業的店鋪之一。在疫情最為嚴重時堅持開門,本想為過年沒有回家的人提供一個避風港,但虧損每天都在發生,銷售額同比下降80%。書店員工郭路算過,大年初五之前,每天到店的人數不超過10人。

元宵節前后,很多在家憋悶許久的人才敢陸續出來透透風,也許是人們對進商店或餐廳還有“避忌”,書店成了首選目的地。

未能前往武漢采訪的北京記者窩在一角,戴著口罩和采訪對象一打就是幾個小時電話;

準備考研的女學生獨自坐在窗邊,桌上放著一本英語真題冊和一瓶免洗消毒液;

三位并不相識的外國人像事先約好一樣,隔一張桌子錯落而坐,確認四周兩米范圍內沒人,才敢摘下口罩。

5.jpg

2020年3月18日,北京,三里屯Pageone書店自習區,正在看書的幾個外國人隔桌而坐,看四周兩米范圍內無人才敢摘下口罩。圖/張博原

02 消失的人

太古里往西走300米,工三百貨商城坐落于此。這座商城以密室游戲和主題影院聞名,王思聰曾在主題影院里辦過party,演員楊迪的媽媽曾穿著高跟鞋去體驗過恐怖主題的密室逃脫。

往年,春節檔是影院營收最好的一個月,去年此時,這家主題影院一個月的營收達到上百萬元,一間包間播放一部影片的消費兩三百元,春節時幾乎爆滿,18間包間每天至少可周轉3次,2個同步影廳也座無虛席。

由于主題影院的獨立包間式觀影體驗尚未在國內普及,百萬票房對于店長胡鑫希來說已是很不錯的成績。

2019年全年,影院總體并未贏利,胡鑫希原本對2020年抱有期待,他與店員們策劃了一系列新春觀影滿減活動,但沒想到,1月24日閉店后,影院的大門直到3月底仍未打開。

為會員充值滿減贈送的床上四件套、紅酒、咖啡機等禮物被整齊地堆放在影院大廳,無人問津;春節檔電影的海報還逐一擺放在影院門口,可惜電影至今仍無緣與觀眾見面。

6.jpg

影院為春節觀影做的活動還未開始,影院就關上了門暫停營業,至今還未復業。圖/蔣苡芯

同樣被閑置兩個月的,還有前臺原本為大年初一營業打好的一整箱爆米花、冰箱里榨好的新鮮果汁、原本需要每天啟動的18臺投影機和2臺放映機。

截至3月底,完全依靠線下實體空間的影院,在毫無營收的情況下已虧損近80萬元,且虧損還在進行。等待,似乎成為這家影院目前唯一能做的事。

從許多店鋪閉店的草率中,亦可見疫情來臨的突然和洶涌。人們倉皇不暇,來不及有更多反應。

這家主題影院的隔壁,是一家兼具游樂場屬性的玩具店。以往,每天早上10點起,老人帶著小孩陸續在此出現,走進玩具店背后的衛生間,還經常能聽到歡笑聲。

如今,這家店鋪黑著燈,門簾并未拉下,四周用一根略顯陳色的繩圍住,上面掛了一張寫著“疫情期間,請勿停留”的紙條;幾百件嶄新的玩具車、玩具飛機堆在外面無人看管。

7.jpg

工三百貨商場里一家玩具店被臨時拉上了警戒線,上面掛著一行字“疫情期間,禁止停留”。圖/蔣苡芯

玩具店再往西走80米左右,大理石地板上被挖出一個直徑3米左右的坑,一棵大樹種植于此,樹干用密密麻麻的鐵網網住,鐵網里圈養著16只色彩繽紛、會學人說話的鸚鵡和八哥。

以往它們總是叫得歡快,如今許久未見前來親近的人了,逗弄半天才能聽到一聲“你好”。

8.jpg

工三百貨商場中圈養的鸚鵡許久沒怎么見人。圖/蔣苡芯

往下走一層樓,便是占地1000余平方米的密室逃脫店。這家店共有7個主題,頗受北京年輕人歡迎。

每到節假日或周末,海淀區各所大學的男生和女生,總是不吝坐上單程約一個半小時的地鐵,來這里的黑暗密室再“摸索”一個半小時。

恐怖主題“絕愛”和“安德森病院2”是女生的最愛,店里的工作人員李瑞通尤其喜歡在里面扮演負責嚇人的NPC。他在店內工作一年,平均1個月要扮150次“鬼”,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密閉空間內,總是嚇得玩家“魂飛魄散”。

去年12月中旬,店里新上了一款名為“彌生2”的主題密室,一度成為爆款。

進入密室的第一間房,桌子上放著一臺會引發通關線索的綠色電話。每天,這臺電話要被不同的手掌拿起至少20次;密室里還有一間房內搭了座鐵索橋,橋上的每塊木板一天至少要與50雙不同款式的鞋發生親密接觸。

但這間花費10個月時間打造的密室,還沒度過“蜜月期”就被關上了門。1月24日至3月18日,密室停止營業,隨著時間一點點地走,負責人張理威計算虧損簿上的數字也在一點點增長,50萬、100萬、200萬、300萬……同樣在增長的,還有微信群里同行們發布轉讓密室或直接宣布倒閉的消息。

喜歡扮“鬼”的李瑞通,已經很久沒有“營業”了。居家隔離的日子,他和同事最常去的“地方”,是游戲《王者榮耀》里的王者峽谷、《和平精英》里的海島以及《英雄聯盟》里的瓦洛蘭大陸。9.jpg密室逃脫店內用于裝扮“鬼”的化妝品,疫情期間閉店的2個月里也被遺忘在了角落。圖/蔣苡芯

03 自救與喘息

也許在某一個時刻,密室逃脫店的員工與“湊湊火鍋”店的員工在王者峽谷相遇過。

疫情期間,為緩解員工的緊張情緒,“湊湊火鍋”在華北地區的餐廳員工間開展了一場《王者榮耀》淘汰晉級賽,來自不同門店的20多個隊伍超過百名選手參加,最終獲勝隊伍可獲得游戲內角色皮膚。

三里屯店近40位員工也組成3個戰隊,原本春節期間每天最多聽到的話應是 “您好,歡迎光臨”,如今變成了“歡迎來到王者峽谷”。

居家的店員們也并非只有放松,線上培訓也同時在進行。每天有一兩個小時,餐廳員工們會加入網課大軍隊伍,只不過他們聽課的內容,是待客禮儀、臺式服務、餐廳操作規范……

線下物理實體空間受疫情重創,線上似乎成為大多數商家謀求生存的重要出路。

疫情最嚴重時,優衣庫在中國大陸350家門店暫時關閉(截至3月18日還有25家在關閉中),包含三里屯太古里店在內的店鋪雖仍在開門,但所處商圈人流量的驟減會直接使得店客流下滑。

但情況并不是完全被動,進不去實體店的日子,優衣庫1.8億的線上累計粉絲人數反而開始頻繁活躍,在北京工作的林瑞茹打開網店刷了不到10分鐘,就買了6件衣服,消費近1500元。 10.jpg

三月中下旬,三里屯太古里陸續開始有了人流。圖/張博原

一些獨立服裝店的經營情況也通過線上銷售得到了喘息。

李楊在三里屯的兩家服裝店在1月底關了一星期,緣由是酒仙橋頤堤港購物中心的一家分店的一位清潔阿姨的兒子12月底剛從武漢回京,1月中旬開始出現發燒癥狀。

各店人員雖無往來,但貨物會在北京各區的12家分店互相流通,李楊當即決定暫時關閉店鋪并報警,直到清潔阿姨的兒子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店鋪才逐一重啟。

但線下銷售額一度下滑。以往,太古里南區實體店鋪月銷售額可達120萬—150萬元,如今僅剩原有的1/5。

相比之下,單店網店的業績則一路飄紅,較之前增長5倍。疫情前,李楊和同事會把10%—20%的銷售業務放在線上進行,如今這一比例增長到了80%—90%。

11.jpg

服裝店不開張,逛街就只能逛“街”。圖/張博原

被疫情倒逼到直播鏡頭前的,還有三里屯三·三商城的古著店老板劉可。

疫情暴發前,這位偏愛復古的男人有些抵觸新媒體,他連微信頭像都未設置,更從沒用過任何直播、短視頻軟件,內心更偏向于在實體店中與顧客面對面溝通,因為可以分享附著在這些20世紀20年代至80年代衣物、飾品上的歷史痕跡。

 “可現在店里已經等不到客人了?!?月最后一星期,劉可抱著忐忑的心情開始做直播,他仍有自己的堅持,對著鏡頭講解服裝的設計典故、來源地——曼哈頓的古著店、紐約的市集、洛杉磯的掃貨市場……

線上反響不錯。第一次直播有1萬多人觀看,兩星期下來,收入達到了以往店內銷售量的一半。

但劉可更期待能早日從剛上任不久的“主播”位上退休,因為他更享受慢的心境。這段時間以來,每天從家開車到三里屯時,劉可總能感覺到“整個世界安靜下來了,時間在流動,三里屯跟假的似的,就像一幅靜止的畫”。他總希望疫情過后回歸以往舒服、平穩的節奏。

12.jpg商場內零星的顧客。圖/張博原

04  復蘇的早春

3月20日,隨著國內疫情的逐步穩定,湖北省各市數據日趨清零,更多的人開始期待并爭取復蘇經濟,三里屯也不例外。

太古里各個入口仍被圍欄圍住,但每天等待體溫檢測的隊伍逐漸變長,商圈內近260家店有95%相繼恢復營業,疫情期間,商圈也為各商家提供了相應的房租減免措施。

酒吧老板Linda回京結束14天居家隔離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店打掃衛生。10盆枯萎的綠蘿被清掉,桌椅也都擦了一遍。由于酒吧開在小區內,她正奔波于物業和城管間打聽著新政策,盤算開業時間。

每天將伏特加、威士忌、櫻桃利口、喼汁、木姜子油等材料混合,調制出一款款雞尾酒,并將它們灌入玻璃瓶內,送達每位叫外賣的顧客手中,不二酒館的老板古煜極為懷念坐在酒吧吧臺調酒的日子。

那時,店里放著老派的爵士音樂,未經路途顛簸的雞尾酒口感更佳,每個月總有一兩個周末,從酒館的窗戶扭頭就可以看見對面的工人體育場內又在舉辦某位當紅歌手的演唱會。

13.jpg

久不見燈火通明的三里屯。/圖蟲創意

海歐在三里屯SOHO地下一層有一家美容店,以往店里每天會接待近30位年齡在20—50歲之間的女性,她們帶著青春痘、色斑、皺紋等各式皮膚問題前來,對重煥光彩抱著期待;一位美容師每天至少要“修理”4張臉。

自3月18日重新營業以來,整個店鋪每天只完成4位預約顧客的服務,一位到店的女士在洗頭時還戴著口罩,護理的內容也從面部轉移到了身體。14.jpg

3月18日,海歐位于三里屯SOHO的美容店開門,她在門口備期了各類消毒用品。圖/蔣苡芯

在太古里優衣庫樓上,有一家主打線下用餐體驗的中西融合餐廳,為減輕更多人的消費壓力,提高外賣下單量,他們新推出了一套便民菜單。

店內售賣的68元至98元不等的沙丁魚、金槍魚、雪蟹沙拉,在外賣平臺被58元的雞肉沙拉代替,堂食328元的安格斯澳洲西冷牛排,半成品外賣售價降至198元。

復蘇的過程有快有慢,但更多的人在其中完成了自救。

春節結束后,小穗認識的大部分健身教練陸續回北京待命,他們期盼復工。但隨著3月底國際疫情形勢的日趨嚴峻,“好像又變得遙遙無期”。

全職健身教練小穗在三里屯及周邊的兩個健身房兼職,手下有20個會員。平時,她每個月可以上七八十節私教課,以此獲得月均8000—10000元的收入。但疫情發生以來,停掉所有課的小穗幾乎毫無進賬。

朋友給她介紹了一些線上視頻連線課,她在視頻這頭做動作、喊口號,另一位同樣被困家中的人在那頭跟著做。半個月總共給6個人上了線上課,每人平均一天一次,掙了不到2000元。

已有認識的同行扛不住了,決定暫時離開北京。小穗還聽說有些男教練為了掙錢,臨時轉行當了外賣小哥。

小穗也想過,即便健身房開門,一時間會員們也不會回店內訓練,收入仍存在很大問題。她目前做的決定是,今年不再自己花錢去參加教練培訓——以往,她每年要在這件事上花費1個月的收入。

3月19日一早,經歷過前夜一場8級大風后的北京天朗氣清,小穗戴著口罩到三里屯附近的一座公園里跑步,練習從網上新學的腿部訓練方式。

公園內的花都開了,她隨手拍了張照片發朋友圈寫道:“北京早春的桃花好美?!?/p>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世界飞镖锦标赛冠军 贵州快3选号 河南11选5大小走势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海南4+1全国都可以买么 在线教育股票有哪些 三分pk拾官网 甘肃11选五走势图定牛 七星彩直播开奖频道 快三可以控制开奖吗 北京快3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