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詹騰宇       2019-12-01    第552期

2019中國辣度報告·音樂 你們悠著點,我的耳朵頂不住了

“辣耳朵”是一種社會病,而且目前看來幾無治愈跡象。獵奇和熱鬧,顯然更受大眾歡迎。

音樂 0 0

“辣耳朵”這個詞的起源不是通感,而是極其正常的生理反應:吃辣導致鼻涕大量分泌,堵塞連接咽部和耳朵的咽鼓管,導致人耳堵塞發悶甚至引發耳鳴。這種輕微卻明顯的不適感,很像聽了爛歌之后的生理反應。

讓自己不痛快有很多種方法,如果你哪天想不開,大可以選擇一種你頂不住的爛歌類型循環至死,比如聽Gap。

Gap即ga(尬)-rap,是一種融合了朗誦、喊麥、數來寶、天津快板等藝術形式的說唱方式。這種形式的出現,得益于國人普遍糟糕的節奏感——關于這事兒,前有世界杯期間高曉松吐槽球迷不懂如何按統一節奏加油,后有《樂隊的夏天》節目現場張亞東教觀眾如何打反拍,兩位老師身體力行講述節奏重要在哪、美在哪,言辭間大有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合拍適韻是一件讓人愉悅的事情,反之則讓人崩潰。Gap中最讓人上頭的當數關曉彤驚世駭俗的 《空姐之歌》 ,flow像打雞血培訓喊口號那種冷血無情,念白像坐了個超長跨國航班累到蒼白無力,歌詞卻像某些應該被終身禁飛的大媽大爺,帶著一種“老子警告過你你還別不信”的驕橫感:“叫你別聽你還聽,你××;叫你系安全帶你不系,你××?!?/span>

說唱是辣耳朵神曲重災區。很多人誤以為自己五音不全,但又覺得“念詞兒我總是會的吧”,于是避開歌曲專攻說唱,又很難掌握靈活多樣的flow,因此他們嘗試的說唱大多數時候只是相當于帶節奏的詩詞朗誦,比如名導演畢志飛親自獻唱的《逐夢演藝圈》,爛得鏗鏘有力、震古爍今;偽臺灣歌星龐麥郎自不必說,全程散漫游走絕不卡對任何一個點的Rap風格和搖搖欲墜的陜南發音,簡直讓人爆炸;張杰《很奇怪我愛你》和陳學冬《童話鎮plus》的Rap部分,用力過猛到如同一列脫軌邊緣的高速列車,聽得人緊張冒汗;吳亦凡著名的“你看這個面它又長又寬,你看這個碗它又大又圓,你們,來,這里,吃飯,很開心”,牢牢地掐住節奏的咽喉不松手,一段下來尬出天際,后來他出了一首《大碗寬面》自黑,企圖挽尊——這些嘗試真的不是破次元壁,這是在耳膜上面開墻鑿壁啊。

如果一個人唱歌能集齊龐麥郎的卡點、花粥的音準、左小祖咒的嗓音、曾軼可的氣息控制、楊冪的鼻腔共鳴、面筋哥的顏藝、波瀾哥的淡定、李藝彤的膽色,那就真是毀天滅地了。除非你長著一張楊超越的臉,才能勉強合理化上述特征。

某些歌手和歌曲的爛由來已久,短視頻平臺迅速崛起的帶動和發酵也是重要原因。

這年頭,在哪都能聽歌。一般人聽網易云、QQ和蝦米三巨頭足矣,文青愛用落網、MOO和豆瓣FM,聽歌范圍廣至全世界可以選擇iTunes和Spotify。當然這只是正常人的聽法。有相當多的人在以抖音、快手為首的短視頻平臺聽歌,抖、手兩家合計超過4億日活用戶,3天到1周時間就能換一個橫掃全網的“神曲”。

等等,這是聽歌么?

15秒鐘依然是原生短視頻的主流時長,高頻、刺激、配合場景與劇情,讓許多歌曲以碎片形式迅速走紅又迅速消失。一首歌從“聽著還行”到“聽到想吐”不消三天時間。批量化更新、模仿、重復、狂歡之后,換一首,再來一遍。

這類歌曲都有相似的特點:走向套路化(在周杰倫那兒扒幾個和弦走向,隨便哼哼就是一首新歌),抄歌公開化(《孤芳自賞》對Something Just Like This的“漢化式抄襲”堪稱惡劣),聽兩遍能唱,聽十遍會煩,便于大面積傳唱和模仿,滿大街都是口水詞曲的不斷重復:昨天還想死卻又不敢,今天我的酒館就對你打了烊;若不是你突然闖進我生活,我怎么會承認我自卑。

最近最火(快要聽吐)的幾首,歌名細想之下有點詭異的《世間美好與你環環相扣》、向全國人民普及閩南語的《大田后生仔》、近期被翻唱最多的《R&B all night》馬上也要成為過去,大伙兒已經聽著另一段BGM、學著粗糙的舞步,開始另一波全民狂歡了。

短視頻中的跟風行為極為普遍。一首頭部BGM帶來的是極其洶涌的播放和模仿潮流。巨量引擎商業算數中心在2019年7月完成的《抖音Top音樂的傳播之路》中指出,2019年1—5月,抖音樂庫上傳音樂將近10萬首,但播放量位居前10%的音樂日均播放量是后90%的1859倍。

歌自此不是歌,它只是一段被集中呈現的情緒,配上或簡單或鬼畜的舞步,大家整齊劃一,左邊畫個龍,右邊畫一條彩虹。即便初初聽起來惡心,但多聽兩天居然莫名其妙地上頭,最后莫名其妙混入模仿大軍里自愿被洗腦。這倒是很貼近現代心理學對洗腦方式的總結:信息控制、去個性化、隱藏信息植入、精神催眠,讓人俗爛得心安理得。牛津大學研究員凱瑟琳·泰勒說,洗腦手段利用了大腦對輸入、輸出之間的簡單路徑的欲求。于是歌曲被切割成為BGM,成為“佐餐”的背景板,配合短視頻內容,成為觀眾粗淺又致命的快樂源泉。

除了聽音樂習慣的改變,國產歌手抄歌的姿勢變得愈加奇特,明目張膽抄襲后死皮賴臉不承認者有之,事后補原版授權者有之,無論如何,能在短視頻平臺火一陣子就行。這種心態的產生也有賴于大量毫無版權意識和音樂審美的民眾,他們在攻擊抄襲的帖子底下輕描淡寫來一句:原唱沒火,盜版火了,原版難道不應該好好反思一下?

原版可能應該好好反思一下了:為什么會在這么惡劣的音樂土壤上堅持原創,為什么要在這辣耳朵的時代堅持清淡有為?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世界飞镖锦标赛冠军